首頁 > 政策發布 > 國內政策 > 正文

中國《出口管制法》列入立法計劃 律師:企業應做好建立出口合規制度準備

發布時間:2019/06/12 16:38:12 來源:中國貿易報 返回>>

隨著中美貿易摩擦升級,美國利用嚴格的出口管制法律對部分中國企業巨頭進行限制或制裁。日前發布的《國務院2019年立法工作計劃》明確將《出口管制法》列入2019年立法計劃,受到中外企業高度關注。

目前,已有的《出口管制法(草案征求意見稿)》系統梳理了中國的出口管制制度。對于《出口管制法》可能帶來的影響,環球律師事務所合伙人任清在日前舉辦的中企出口合規講座上分析稱,以下幾種情形都需要遵守中國的《出口管制法》:中國企業(包括外商投資企業)在中國生產的產品,從中國出口到境外(包括外商投資企業的母公司);中國企業在中國生產的產品,出口給甲國的企業,后者將產品再出口到乙國;中國企業在中國生產的產品A,出口給甲國的企業,后者將產品A集成到新產品B中且A在B產品中的價值占比超過規定比例;原產于其他國家的產品出口給中國企業之后,后者將產品再出口到境外(包括原產國);原產于其他國家的產品在中國過境、轉運、通運;中國企業從中國出口管制物項,不同出口目的地可能面臨不同的出口管制政策(國別政策);中國企業從中國出口管制物項,對最終用戶和最終用途負有審核義務,并負有持續監督和報告義務。一旦發現最終用戶和最終用途改變,應立即報告國家出口管制主管部門。

此外,以下行為均受到出口管制法律監管:一是出口,即從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向境外轉移管制物項,也稱跨境轉移。從其他國家實踐來看,跨境轉移通常既包含常見的有償出口銷售行為,也包括出境展覽、出境維修、免費贈送等非銷售行為。二是再出口,管制物項或含有中華人民共和國管制物項價值達到一定比例的外國產品,從中國出口后,從境外進口國再次出口到其他國家(地區)。三是視同出口,即便管制物項并未實際發生跨境轉移,其仍可能受到我國《出口管制法》的約束。中國公民、法人及其他組織向外國公民、法人及其他組織提供管制物項,不論該提供行為發生在中國境內或境外,都將視為對上述外國公民或實體所屬國家的出口,均應獲得中國出口管制部門的許可。從國際實踐來看,“視同出口”中的“提供”行為,不僅包括管制物項的實際交付、轉移,同時也包括有關外國個人或公司入境接受服務,或者了解有關技術等行為。四是轉移,雖然草案未明確將轉移行為列為一項獨立的受管制行為,但草案第26條要求進口商提供最終用途和最終用戶承諾,即未經允許不得擅自改變最終用途或向最終用戶以外的第三方轉讓,如果要在進口國境內進行轉讓或者改變最終用途,仍需取得中國出口管制主管機關的許可,本質上還是將在進口國境內發生的轉移行為或最終用途的變更納入了中國出口管制的范疇內。五是過、轉、通,管制物項在中國的過境、轉運、通運,同樣將受到《出口管制法》的規制,以保證中國出口管制目的的實現以及履行有關防擴散的國際義務。此外,還有通過海關特殊監管區出口等情形,也受出口管制法監管。

“中國企業與境外企業(包括外商投資企業與境外的母公司或關聯企業)進行聯合研發、技術交流,接待外國公民(包括境外總部員工)來訪等,如果涉及管制技術,也需要遵守中國的《出口管制法》。”任清強調,企業除關注管制清單外,需隨時關注臨時管制和禁運措施。

任清建議企業,短期密切關注《出口管制法》 的立法進程,及時研究后續新公布的草案,并對生產經營預先作出必要調整。同時,做好建立出口合規制度的中長期準備。

北京大成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蔡開明也認為,企業應盡快建立內部合規體系。“完善的出口合規體系不僅在申報出口許可時可以加分,而且在面臨行政執法時可以作為從輕處罰的理由。相關公司可以根據業務情況建立符合公司實際需求的合規制度體系,但是無論什么樣的合規體系,均應包括風險評估與識別、合規準則與培訓、管理層承諾、預警與報告、合規記錄、糾正等基本環節或步驟。”蔡開明表示,企業還應建立內部出口管制合規政策,發送給企業內部員工、企業客戶、上下游供應商,并要求對方簽署知悉和承諾回執。企業內部應定期對員工進行出口管制政策培訓,確保業務人員熟悉相應的合規政策。對于可能存在的出口管制風險,應及時預警,做好合規記錄和糾正。


福利3d开机号和试机号